Edubridge


谈及学习,相信我们每个人都不会觉得陌生,哪个家长不是一路考试,过关斩将才熬到今天的?但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学习又是个最熟悉的陌生人。熟悉是因为耗费多年光阴,与书籍墨香相伴成长,就这样度过了我们青葱岁月;陌生则是不断在记了忘,忘了记中反复。仿佛我们的大脑就是一台复印机,其唯一的作用就是考试前把教材上的内容,什么公式法则、年号朝代、字母语法,一股脑的复印到大脑,然后在考试期间用笔在一张张卷子上分门别类的做输出。而一旦考试结束,这台复印机仿佛一下子就报废了,不再具备任何存储功能。

 

寒窗苦读十余年,扪心自问,我们究竟学会了哪些知识?而当我们已为人父母,面对下一代,特别是在当前面临的信息量更为巨大,选择更为多元的时代背景下,我们到底希望我们的孩子学会些什么?



前芝加哥大学考试委员会委员,美国著名教育心理学家,Benjamin Bloom在某种程度上,给了我们答案。他所提出的“布鲁姆的教育目标分类法(Bloom's Taxonomy)”,将我们对知识的认知程度,由浅入深分为六个层级:

1

记忆(remembering)

——信息一来,死记硬背

2

理解(understanding)

——理解知识由来,能描述,能解释

3

应用(applying)

——在新的情境下运用知识

4

分析(analyzing)

——分解、了解知识的概念、推断、逻辑

5

评估(evaluating)

——判断、评估知识

6

创造(creating)

——将不同知识重组,合成新的知识

总结起来,前两类是属于初级层次的认知问题,一般会有直接的、明确的、无歧义的答案;中间两类是中级层次的认知问题,代表了比单纯的接受和领会更高的智能水平,既要理解知识的内容,又要理解其结构;而最后两类则属于高级认知问题,通常没有唯一的正确答案,从不同的角度有不同的回答,而且会进一步推动知识的发展进步。

 

而我们传统的教学往往停留在记忆和理解的初级层次上,缺乏应用和分析,更遑论评估和创造——这就是为什么说中国的年轻人缺乏创造性,这是由教育的本源决定的。而很多美国的高校,特别是一些顶级名校,他们通常更为关注知识的应用和评估体系的建立,激发学生的思维,从而培养学生的思维能力、观念和自我评价体系。


这里给大家几个例子:


首先,我们一起来看看哈佛大学给一年级新生开设的核心课程。所谓“核心课程”,就是学校提供给本科生的一系列基础课,学生必须从中选出几门作为必修课。这些基础课的目的,是让学生在进入知识的细枝末节之前,能够对他所置身的世界有一个框架性的理解和探索。这样当他置身于自己的专业时,能够知道自己所学习的,不过是一个巨大有机体里面的一个毛细血管。


哈佛“核心课程”— 七个板块

Foreign Cultures(外国文化)

Historical Study(历史研究)

Literature and Arts(文学艺术)

Moral Reasoning(道德推理)

Quantitative Reasoning(定量推理)

Science(科学)

Social Analysis(社会分析学)


其中Moral Reasoning(道德推理)所给的课程包括:


1.民主与平等

2.正义

3.国际关系与伦理

4.伦理学中的基本问题

5.儒家人文主义

6.有神论与道德观念

7.自我,自由与存在

8.西方政治思想中的奴隶制

9.社会反抗的道德基础

10.共和政府的理论与实践

11.比较宗教论理

12.传统中国的伦理和政治理论

13.古代与中世纪政治哲学史

14.现代政治哲学史


其中Science(科学)所给的课程包括:


1.光与物质的性质

2.空气

3.宇宙中的物质

4.观察太阳与恒星

5.时间

6.爱因斯坦革命

7.环境的风险与灾难

8.现实中的物理

9.宇宙联系

10.音乐和声音的物理学

11.看不见的世界:科技与公共政策

12.能源、环境与工业发展

13.作为行星现象的生命体征


其它的板块,就不一一列举了。


基本上,“核心课程”的目的,就是让学生们在开始研究树木之前,能够先看一眼森林,以后走到再细小的道路上,也不会迷路。什么叫框架体系,这就是框架体系。就像专栏作家刘瑜所说的,“真正的人文教育,是引领一群孩童,突破由事务主义引起的短视,来到星空之下,整个世界,政治、经济、文化、历史、数学、物理、生物、心理,象星星一样在深蓝的天空中闪耀,大人们手把手地告诉儿童,那个星叫什么星,它离我们有多远,它又为什么在那里。”

 

而当新生的基础教育课程结束,他们会加入到学校的各个团体、论坛、研讨会、俱乐部当中,根据所建立的知识体系,结合当下的公众问题,探索解决的途径。小到如何解决校园内自行车补给站不足,如何提升校园内自动咖啡机的数量,大到对如何解决非洲贫困地区的艾滋病泛滥,如何保护濒危野生动物不受侵害等等,设计出具体的解决方案,并拿到校委会甚至政府做评估和执行。如果只有知识,不是知识分子,用批判的方式来分析和解决社会问题,把对知识的认知提升到应用和分析的层面才是真正的知识分子,这是哈佛学生乃至一切名校学生学习的根本特点。


另一个例子,近些年,美国高校跨学科、甚至跨文理科的课程发展很快,比如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就把电脑编程引入新闻专业,斯坦福大学设置计算机科学与音乐联合专业,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设置环境科学与经济学联合专业,不同知识的重组,形成了创新。

 

就像哈佛大学教育研究生院的戴维·珀金斯博士(Dr. David Perkins)教授说的那样,“我们不应该只停留在熟悉、了解的层面,也要关注于未知的知识。”“教育的任务不仅仅是传递‘已经打开的盒子’里面的内容,更应当是培养我们对‘尚未打开的盒子’和‘即将打开的盒子’里面内容的好奇心。”

 

也就是说,我们需要孩子们关注的,不仅是已知的知识,更要对未知充满好奇,做好准备。



比如:

未来这门学问的发展趋势会如何?

可能会有哪些新的职业出现?

哪些领域的发展存在上限?

这个世界还有哪些尚未解决的问题?

传统行业+新技术是不是会有新领域的产生?

爱迪桥相信,知识的本质,并不是为了让我们变得深奥,而恰恰是恢复人类的天真。天真的人,才会无穷无尽地追问关于这个世界的道理——关于自然、关于社会。


爱迪桥国际教育

美国ETS认证

唯一加拿大青少年托福考试机构

顶级北美私立学校及美国常青藤盟校

前30排名大学的专业申请规划机构!

★ Edubridge是非常少见的由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及中国一流大学的高成就学生创办的公司。是只专注于申请一流学校学生的精品公司。我们个性化,定制的全面计划旨在提高学生的学术和整体形象,使我们的学生可以成为一个精英学校的有力竞争者。



★ Edubridge提供一流的背景提升和顶级的战略指导。负责大学访问、研究、联系和专业发展,包括常春藤联盟及前30美国名校的学术,文化和环境,以获得有关常春藤招生的准确信息。



★ 能确保Edubridge学生进入常春藤联盟大学,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美国前30综合大学或顶级文理学院时,让学生处于最佳状态。


Contacts

Suite 500, 7030 Woodbine Ave. Markham.ON. L3R 6G2

Office : 1.905.305.9373
China : 86.10.58291903

Testimonials

testimonials-1

Cynthia Dou

北京著名小学4年级学生,成绩优秀,擅长艺术体操,表演,长笛,性格开朗,希望从中国直接申请一所加拿大的顶级名校。经过分析,我们为这个学生设计了全方位的专业指导,从申请方案的制定,到申请材料的递交,最后面试的指导及面试的现场翻译陪同,我们都予以了全程的帮助。最后学生成功考入BC省排名第一的一所百年女校。
more testimonials